作为重建阶段的一部分,火箭在接下来长达7年时间都积累大量选秀权。毕竟在涉及詹姆斯-哈登、拉塞尔-威斯布鲁克和罗伯特-考文顿等球员的交易中,这也让火箭迅速得到大量未来选秀权。

首先在2021年,火箭就手握多达4个首轮选秀权,这些选秀权最终转化为杰伦-格林、阿尔佩伦-申京、乌斯曼-加鲁巴和约什-克里斯托弗等年轻球员。

并且在接下来的2022年选秀大会,火箭也能手握探花秀以及第17顺位的首轮选秀权。此外火箭也能在今年休赛期推动涉及埃里克-戈登和伍德等老将球员交易的情况下得到未来选秀权的回报。

2022年:自己的首轮、篮网或是热火的首轮(前14顺位受保护,得到更高者的选秀权)

2024年:自己的次轮、篮网的首轮和次轮、勇士的次轮(第56-60顺位受保护)

那么假设火箭还会在今年休赛期推动涉及戈登和伍德的交易,这支火箭毫无疑问还可能得到更多未来选秀权的回报,考虑到火箭是身处重建阶段的球队,这样的选秀资产储备毫无疑问是球队重建阶段最宝贵的优势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